今天是:2018年01月19日  星期五   您现在位于:精品文苑 → 武校成绩(武校成绩)- ...
一对武林高手两个世界冠军
出处:宋江武校 作者:曹先锋 宋江武校-官方网站-武术学校-山东郓城欢迎你 2010年11月15日
袁新东:1997年全国武术锦标赛棍术、双刀冠军;2000年全国武术锦标赛对练冠军;2001年东亚运动会长拳、棍术、刀术冠军;2001年月
第九届全运会长拳、对练冠军;2001年第六届世界武术锦标赛棍术冠军;2002年第十四届亚洲运动会长拳、棍术、刀术冠军。 
  袁晓超:2003年第二届亚洲青少年武术锦标赛冠军;2004年全国武术套路冠军赛男子长拳冠军;2005年第十届全运会武术套路男子刀术棍
术全能冠军;2005年第八届世界武术锦标赛男子长拳冠军;2006年全国武术套路冠军赛男子长拳冠军;2006年第十五届亚运会武术男子长拳三
项全能金牌;2007年全国武术套路冠军赛棍术冠军;2007年第九届世界武术锦标赛男子长拳冠军;2008年亚洲武术锦标赛男子长拳冠军;2008年北京奥运会武术比赛男子长拳冠军。 
  第十一届全运会将在菏泽设分赛场: 袁晓超说“我现在虽然人在山西,但郓城永远是我的家。我永远是水浒英雄的后代。今年将在家乡举
办第十一届全运会,我报的是长拳、刀和棍的比赛。目前最重要的,也是唯一的事情,就是抓紧时间,加强训练,为参加第十一届全运会做好充分准备,再拿金牌,为家乡父老乡亲争光。" 
  袁新东、袁晓超是世界级的武术冠军,在武林界传为佳话,称叔侄俩是—— 
  一对武林高手 两个世界冠军 
  中国菏泽网讯 这是事实,然而罕见:二人是叔侄又是师徒,同为世界冠军。这就是从郓城县黄集乡袁楼村走出去的袁新东、袁晓超。 
  家乡土沃 叔侄情深 
  郓城,水浒故地。这里流传着许多武林豪杰的传说故事,乡村有悠久的习武、健身传统习惯。大洪拳、梅花拳、少林拳等十几个拳派在这一带流行。 
  袁新东、袁晓超就生在这片散发着浓郁武术气息的沃土之上──郓城县黄集乡袁楼村。袁新东今年32岁,兄弟五人,排行第四,袁晓超的父亲袁新亮排行第二。袁新东的外祖父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拳师,是耳濡目染还是血脉遗传,兄弟五人从小就自觉不自觉地跟着学两手。袁新东
12岁那年,家人就近把他送进县城的宋江武校,从此开始了专业的武术训练。随着在国内外大赛的连连夺冠,小袁新东11岁的袁晓超对四叔格外仰慕,还没上小学时,就几番提出要拜其为师,随四叔外出习武。当时四叔并没有向他传授武艺,而是语重心长地告诫他,为何习武,怎样
习武,武艺超群之人首先要具备高尚的武德。在四叔的指点下,10岁刚刚出头的袁晓超也进入了宋江武校。在宋江武校,袁晓超同叔叔一样,
打下了摸、爬、滚、打的童子功,练就了刀、枪、拳、棍的硬本领。 
  共同的职业使叔侄二人经常在一起。他们相互关心,相互帮助。就拿北京奥运会来说,比赛前,袁新东亲自组织了“袁家班”拉拉队,亲朋、队友、同学齐上阵,还把千里之外身为村委会主任的二哥叫来,他亲自对“袁家班”进行培训,而且毛遂自荐作了拉拉队长。当袁晓超出场后,赛场内立马响起“袁家班”的加油声,正在走向赛场的袁晓超抬了一下头,看到亲朋好友的助威,更加自信。在叔叔等人的加油鼓劲之
下,他圆满打完了长拳,获得了一枚金牌。虽然这枚“金镶玉”没有为北京奥运会中国代表团的金牌榜再加一个数字,但这枚金牌却是中国武
术的一大突破,实现了在奥运期间举办国际比赛夺冠,也是在武术各派“掌门”的眼皮底下拿到了份量最重的一枚武术金牌。 

  天道酬勤 梅花苦寒 

  天道酬勤;梅花香自苦寒来。袁新东、袁晓超叔侄的冠军之路再次印证了此言。 
  在宋江武校,当年的教练说,袁新东不但具有武术天赋,更是最为吃苦。当时没有现代化的训练场地,他就愣在石灰地上做后手翻、后空翻。有次训练摔破了肩膀,他若无其事,训练依旧,被师生们称为“拼命三郎”。 
  袁晓超亦是如此,他终生难忘多年前那个晚上发生的事:那天的训练内容是编排套路,教练要求很严格,而他却想应付过去。袁晓超说:
“教练看在眼里,什么都没说,拿了一根棍子让我趴下,用劲打了我5棍子,每一棍子都打在屁股下边,疼得我当时都站不起来了。”后来,教
练对他说:“优秀运动员要不断增加自己的底蕴才可以提高水平的,不是稀里糊涂就能拿到冠军的。”经过多次大赛的磨炼,袁晓超终于明白
了教练的良苦用心:“因为高水平的运动员比到最后,实际上就是在比细节。目前我一直在琢磨如何让自己的表现更加具有感染力,更加有激
情。” 
  参加第十五届亚运会的前五天,袁晓超意外地扭伤了腰。抵达多哈后,由于当地多变的气候,他的旧伤出现了复发的苗头。多年的运动经
验告诫他,情况不妙,必须呆在亚运村的房间里治疗、保存体力。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在预赛前的一个小时,他的伤病严重了,只能平躺在地
毯上,无法正常行动。所有知情者的心都悬了起来。关键时刻,国家的重托,家乡父老的期待、包括那挥之不去的英雄情结都给了他勇气和力量。长拳、刀术、棍术三个项目历时4天的比赛,他代表中国队第一个出场,牙关紧咬,忍着刻骨铭心的伤痛,将每一招每一式都展示得淋漓尽
致,结果夺得了三项全能金牌。人们说,袁晓超的金牌不是金子做成的,而是用他自己的心血铸成的。 
  为了武术事业,叔侄俩常年奔波在外,很少回袁楼老家,袁晓超回家的次数甚至平均不到一年一次。每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九,正当人们为
筹备年货而奔忙的时候,叔侄俩还在练功房里;正月初二,正当人们走亲访友相互拜年的时候,叔侄俩已经坐在了返程的列车上…… 
  如今,回眸过去的春夏秋冬,叔侄俩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清晨独自从床上爬起来练功;记不清有多少个深夜与同伴相约在练功房里切磋。就这样,他们各自一点一滴地积累知识,一招一式地磨练武艺,一砖一石地搭建登高向上的台阶。   

  经历相同 性格各异   

  叔侄二人的经历如出一辙:生长在黄河岸边,受家庭的武术熏陶,10多岁进入郓城宋江武校,先后考入山西省长治市体校,后经严格的选拔,成为山西省武术管理培训中心的一名队员,然后,拿全国冠军,夺亚运金牌,争世界第一…… 
  叔侄俩的性格大相径庭。袁新东性格外向开朗,是比赛型选手,一说上场,精气神迅速提高到最高点。而袁晓超却不苟言笑,喜怒哀乐不

形于色,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,即使夺冠时刻,在满场观众的欢呼声中,袁晓超依然沉静似水,向裁判抱拳行礼,平静离场。回到休息室

,面对队友的祝贺,他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激动。领奖台上,面对摄影记者“笑一个”的要求,袁晓超也仅仅是微微一笑。 

  

  袁新东由于年龄原因退役后,做了山西省武术队的教练,从这一点上说,他成了侄子的真正老师。他的目标是培养一批世界冠军,完成自己的未竟之业。而袁晓超业余时间最爱看武打片,李小龙、成龙、李连杰都是他的偶像,在这几个人中,他最喜欢李连杰。袁晓超有个愿望,
就是今后能去拍电影。2005年还真来了机遇,在杭州集训时,电影《新少林寺》剧组专程登门找他,请他出演男一号。由于拍摄档期与训练安
排的时间冲突,他只能忍痛割爱,让自己的首次“触电”流产。他说:“做演员对我而言也许是个梦想,但我喜欢这一行。” (本文已被浏览 2284 次)

 文章分类

 文章评论

  → 评论内容 (点击查看)    共0条评论,每页显示5条评论   浏览所有评论
(没有相关评论)
  → 发表我的评论
您还没有 注册登陆 本站!